欢迎访问:CaoPorn-超碰在线视频_超碰在线免费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秦羽与公主

秦羽与公主

公主含情脉脉的望着秦羽,一扫之前的娇羞,眼睛里全部都是女人满足的幸福。“秦大哥,能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吗?我好感兴趣。”公主像猫咪一样依偎在秦羽怀中,调皮的睁着大眼睛,目光中除了柔情还是柔情。

  “我嘛!挺简单。我没有父母,师父宫先生和师兄师姐们一起把我养大的。”秦羽调整了一下呼吸,回忆着小时候的甜蜜。

  “那你好可怜。没有父母,你是怎么被收留的?你师父是谁?那把莫邪剑是他给你的吗?”公主对秦羽的一切都是那么饶有兴致。

  “我师父有个特别怪的脾气,就是不出师前不准说出自己的师门。我们这一代中也只有我大师兄出师了,除了完成每年师门吩咐的一些事情之外,可以自由下山。我只是被赶下山历练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叫做出师,也不知道怎样才算。哎!师父就是这样。终日神神秘秘,每天静坐悟道。”

  “那把剑呢?”

  “师父说我所练功法阴柔诡异,适合短兵,于是自小就给我这把利剑,让我日夜修习。”秦羽似乎很怀念小时候的光阴。

  “那你在山上有喜欢的师姐师妹吗?”公主突然语气里若隐若现的严肃与认真。

  秦羽望着公主的美眸轻轻的揉捏着公主的酥胸,引得公主娇嗔责怪:“有没有嘛!”

  秦羽无奈的叹气,女人终究是情感动物,对于潜在的威胁竟是如此敏感。“没有,我在师门排行最小,师姐们都拿我当小孩子一样看待,即使喜欢也应该是出于同门情谊吧!”秦羽不知道这个含糊的答案是否能过关,心里浮现了储师姐的倩影,目光还是那么柔和。

  公主似乎没有太过于在意细节,只是把秦羽抱得更紧了,生怕别人会抢走。“那我是哥哥第一个女人吗?”公主又择机发问,貌似漫不经心实际上万分期待。公主满怀期待的大眼睛望着秦羽,心中又是满怀期待的答案。

  秦羽心跳加剧,思前想后总不能承认自己昨天去嫖娼了吧,而且还要让公主为自己嫖娼善后?不说吧,那嫣儿赎身的问题怎么解决呢?秦羽大脑飞速的思考,表情却微微一笑没有显得踟蹰。出于男人本色,秦羽只好应答:“是的小霜,你是我第一个女人!那晚你的吻,也是第一次!”秦羽突然想到了大师兄的经验,大师兄常走江湖,寻觅女人无数,满身都是红尘债,却总有女人乐意跟随大师兄,就是因为大师兄会骗女人,女人心甘情愿跟着大师兄,相互只见争风吃醋大打出手也屡见不鲜,说到底,都还是爱着大师兄。秦羽在这情急之下也只得撒谎。

  只见公主脸色如落霞一般飞速褪去,满心欢喜开心的像个孩子,不断得像秦羽索吻,弄得秦羽倒是脸上火辣辣的,生怕自己的谎言会露出马脚。看来嫣儿的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哥哥什么时候向我父王提亲呢?”公主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

  “这,提亲总得有见面的礼物吧,世俗凡物怕是你父王也看不上!”

  “父王不是很在意这些俗节凡理,只是在乎我夫婿的人品。”

  “那也不成,无礼就是冒失,更何况是提亲呢?不如我将那白狐裘盗出算是彩礼,真正定亲时我再请示我师父,最好让他老人家来提亲,小霜意下如何?”

  “定亲当然要长辈人来商议,如果师父能来那最好不过了,不过你要去盗那白狐裘,经过上次我们惊扰,恐怕现在瑞王府已经是陷阱重重了,我又怎么能看着你去冒险呢?”公主担忧的表情让秦羽瞬间觉得有点温暖。

  “你既然要我赢取你,那怎么不相信自己夫君的实力呢?将你那晚的迷人烟借与我,我自有用。”秦羽便不再由公主纷说,吻住公主樱桃小嘴,上下翻动,在床上又是几次翻云覆雨,秦羽只是忍住没射那么多次,因为连日御女,让他也有点吃不消。倒是公主连连泄身,第二天起床时腿还有些发软,让秦羽好生嘲笑。

  入夜,已是子时三更,街道上早已经了无人烟。秦羽轻轻地飘荡在房檐之上,如登萍渡水踏雪无痕,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临行前公主将自己贴身的彩麟软甲也套在秦羽身上,俨然一副娇妻的做派,还暗暗为秦羽准备迷人烟、袖箭桶等几副暗器,以防不测。秦羽有些无奈的望着恋恋不舍的公主,像是生死离别搬的依依不舍。

  秦羽沿着白天已经熟记在心的王府地形趋步向前,绕过前门登高墙而入,轻轻踮脚落入园中转而匍匐与草丛花台之间,竟没有发出一丝响动,手段比凌霜公主高明多了。倒是王府中卫队家丁巡夜都要比前几天来时多了不少,看来上次出事之后果然加强了戒备,看来此次得手更难了。

  秦羽悄悄摸到墙边,起身翻腾到房顶之上,然后沿着青瓦墙施展起南宫内门劲法--曲步云裳,向后庭飘去,不泄一丝真气,端的一副高手气派。这曲步云裳可是自己9岁就修习的功法,如今已经是大道止境运用的炉火纯青了,在南宫派也只有大师兄与二师姐郑双翎能比自己高出一筹。

  秦羽摸到一个高墙大院前停下,门口两位兵甲手持干戈严阵以待,看来不久前应该才倒换过一班人,否则到三更时分,人早就困怠异常了。秦羽正在想办法如何绕过这两人潜入进去时,其中一名兵士开口道:“燕三,听说没,前几日咱们王府失窃了,一名江洋大盗把咱小王爷的酒杯偷走了!”

  “别瞎说,有江洋大盗潜入王府偷个酒杯的么?”另一名兵士似乎不屑一顾。

  “你还不信,我一个好哥们就在卫队当差,说那江洋大盗被发现了,打死了好几个卫队兄弟呢?”

  “难怪昨天我看见慧聪公主回王府了,还带了不少人值夜。不过你说如果江洋大盗那么厉害,咋就偷看个酒杯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这酒杯是瑞王爷赐给小王的,本来是一对,人家明显就不是冲着财来的,看来咱小王爷整天欺男霸女,这回不知道把哪路高人给得罪了。”说罢兵甲咂摸着嘴,显然对赵蒙的为人也是十分了解。

  “不过我听说,前段时间小王爷把朱家的小姐给糟蹋了,会不会是朱家人记恨在心,请高人教训一下小王爷。”

  “朱家?不会,他们家能有那个胆子?在天府开个钱庄就敢跟咱瑞王府叫板?别说糟蹋了他家小姐,就是给他带了绿帽子也得装没看见!”

  说罢两个人嘿嘿淫笑起来。

  “那会不会是太师府干的?咱们瑞王和太师明争暗斗也不是一天了!”

  “那就难说了,瑞王跋扈,仇家不少,只是现在瑞王势大他们敢怒不敢言罢了。再加上慧芳慧聪两位公主拜到那妖女门下,江湖黑白两道谁敢得罪?”

  “对了前段时间我听说小王爷从中鼎拍卖行弄来一件宝物,为此还打了拍卖行的伙计,你说不会是中鼎请江阳大盗来行窃的吧?”

  “这事我倒是知道,好像是一件裘衣价值连城,我昨夜守夜的时候头儿还叮嘱我把这东西转移了呢!”

  “弄到哪去了?”

  “还能到哪?甲一仓房呗。你说咱王府的宝贝不都在那的嘛!哎,每次进去都是看得热眼热啊,哪天能密下一件,可够你我一辈子逍遥自在了。

  “嘘,这话你也敢说,小心被头儿知道了,杀你的狗头!”

  兵士二人的窃窃私语被秦羽听得清清楚楚,看来二人口中所说的宝物定是那白狐裘衣了,只是这甲一仓房公主却从未跟自己提及,看来应该是秘密,不被外人所知吧。

  正当两人交头接耳私语时,秦羽翻身跃到一名兵士身后,反手击昏了对方,然后使出一招“天外飞龙”单手击飞叫做燕三的兵器,然后双手成鹰爪状锁住燕三的喉咙。

  面临突然的巨变,同伴一瞬被击昏自己喉咙被对方扼住,心知面对的是何等的高人,便不做反抗,希望秦羽能不要下狠手掰断自己的喉咙。

  秦羽做了嘘的手势,轻声说道:“我不害你性命,告诉我甲一仓房在何处?”

  燕三点点头祈求饶命,秦羽才放开手碗,用莫邪抵住颈部,燕三吓得支支吾吾道:“高人饶命!内门庭三排院有个小门,最后一排最背面角就是甲一仓房。”刚言毕秦羽挥拳打翻了眼前的兵甲。然后悄悄地将两人托至外院草丛处,黑夜中如果不注意,还真看不出两个大活人躺在那里。

  处理完毕,秦羽纵深飞上高墙,沿着内庭的排院向目标飘去,慢慢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间。 黑夜下,一簇黑影从屋顶掠过,在一列列巡夜兵士的间隙中巧妙的穿插。时而贴在墙上,时而跃下地面步履轻轻地前行,没有发出一点响动。

  秦羽此时已经潜伏到内庭院子,巡游的兵士反而渐渐少了,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火把在外围游弋,写着甲字的几栋仓房前反而没什么人。

  王府为什么这么奇怪,莫非这甲字号仓房不是藏匿宝物的地方,故意将白狐裘衣放在这里让别人想不到,或者还是有其他的用意思?

  秦羽小心翼翼的朝着最角落的甲一号仓库摸过来,仓房内一片漆黑,看来并无人把守,不过出于慎重秦羽还是悄悄的取出公主送给的迷人烟,然后又服下一丸解药,虽然知道有冰魄在自己不会中毒,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等候约一刻钟屋内没有任何动静,秦羽用短剑撬开门锁悄悄摸进来。漆黑的房屋伸手不见五指,秦羽没有急着走进去,而是立在门口悄悄的听屋内外的动静,确定无人以后才悄悄前行。

  秦羽取出公主相赠的夜明珠,在黑夜中发出淡淡的荧光,贴着墙面徐徐向前走去。

  眼前的仓房显得有些陈旧,几部寸光中看见地面上堆叠着一副副铠甲兵刃,在荧光照射下泛着微弱的光辉。秦羽继续向前摸去。

  走到前面依然是一排排铠甲兵刃堆叠的井然有序,秦羽抽出一支兵刃,在夜明珠的照射下精钢铸造的利刃寒气逼人,刀型修长而微微带有弧度,冰火淬炼的花纹竟然不似中原路数,倒是有些像是西域所铸。看着前面密密麻麻堆放的兵刃,秦羽倒吸一口凉气,这一个仓库所堆积的兵刃足够装备五六千人之多的队伍了,而依照大周律例,除去皇权之外,不允许公候王府佣兵,之多也就是请一些卫队来看家护院,但也一般不会超出百人的规模,瑞王这一个角落的仓库竟然都能藏匿这么多兵刃铠甲,这瑞王到底要做什么?

  秦羽一边想着一边向前面摸索过去,原来这仓房竟然这么大,直到秦羽走到末端也未看见白狐裘的影子,秦羽不甘心地从末端又向门口搜去。

  就在秦羽准备放弃时,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晕倒的女子躺在两座兵刃堆中间,可能是由于夜明珠光辉太弱,第一次竟然没发现。这女子身上一袭雍容华贵的白团,油量纤细的毛料换发着新生的光泽,在夜明珠的照射下泛着微弱的光熙,不正是白狐裘么?真是众里寻它千百度,它就在眼前啊。

  秦羽仔细打量着眼前昏过去的女子,面容比较普通,身高不足四尺,乍看之下竟然有些与赵蒙神似。莫非就是赵蒙的两位姐姐其中一位,就是那燕三口中的慧聪公主?她既然也作为公主为什么却待在这仓房之中呢?而且明显是因为被自己进门前的迷人烟所迷昏的。秦羽怔怔的望着,百思不得其解。干脆摇摇头,将白狐裘拿捏在手里,这东西竟然像是有灵性的一般在掌中波动,一股温暖传来。自战国数百年来,此物竟然神采依旧,还是那么柔滑温润,像是在身上长了一层厚厚的绒,密不透风。

  秦羽没有选择久待,轻轻地退出仓房后又将房门虚掩上,免得夜晚有兵士发现问题。然后轻轻跃上高墙,朝着远处纵身飘去。

  秦羽一遍足下生风一边暗运轻功一遍脑海中反复揣摩自己所见的一切,只是想不明白自己安然无恙的潜入了瑞王府两次,却都安然无恙,看来这戒备森严也只是表面罢了。

  黎明,一道人影闪过安王府,在繁华府邸中迅速消失不见……“秦大哥,没错,就是这白狐裘,谢谢你,父王见到了一定会高兴的!”公主难掩自己的兴奋。

  “那我何时提亲呢?”秦羽搂着满是幸福的公主。

  “父王还在朝中议事,需等父王回来后我与父王说起,免得太唐突!”公主娇羞的面上一抹嫣红,将头埋进秦羽的胸怀。

  “我这次去瑞王府倒是有新的发现。”于是将自己在仓房中所见兵刃铠甲一五一十的说与小霜,惊得公主满脸讶色。

  “我以前听父王说过瑞王与胡人来往密切,两位堂姐的师父尘缘也是西域高手。却不想这瑞王藏匿这么多兵甲要做什么?”

  “政变么?”秦羽干脆把公主不敢讲的东西说出来。

  “不好猜测,瑞王一向跋扈,又与林贵妃不合,两人明争暗斗,谁知道会耍出什么花样来,而我们也只是安得局外人罢了。又能把他们怎么样?”

  “林贵妃?”

  “嗯,是皇祖父十年前新进的贵人,姿色绝佳。诞下皇子瑾今年才8岁,还不及我大。由于当时皇祖父已是花甲之年,所以瑞王一直怀疑瑾王不是亲生的,但又苦于没有证据。且无奈林贵妃得皇祖父宠幸,瑞王虽然暗斗,但也占不得什么便宜,加之现在皇祖父年事已高,瑞王害怕瑾王上位,更加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

  “你们皇家忒也纷乱,不似寻常百姓洒脱。”秦羽悻悻地言道。

  “秦大哥,我何尝不想逃离这纷争,奈何父王膝下只有我这一根独苗,我若有得闪失,他应当如何终老?”

  秦羽轻轻抚摸着公主的面颊,“秦某愿照顾公主一世!”

  两个嘴唇又轻轻的贴在一起,舌尖灵巧而又申请的轻轻缠绕起来,吻得公主不禁动情的喃呢声不绝于耳。

  秦羽熟练的将手探入公主衣裳内,灵活的解开束缚在两胸之间的缚胸带,立刻在华润的酥胸上揉来揉去。初经人事的公主经过秦羽的调教显得娇媚的多了,轻咬唇齿暗含香舌向秦羽袭来。

  秦羽胯下肉棒怒涨,坚挺的顶在公主的身上,双手迅速地将公主的衣服剥光,一个肌若凝脂的美丽酮体立刻展现在秦羽面前。

  “秦大哥昨夜必定劳累,让小霜服侍秦大哥吧!”公主透红的脸颊含情脉脉的看着秦羽。说罢将秦羽扶至床笫边沿,轻轻地解开腰间腹带,然后帮秦羽脱掉靴子和衣物,两个精光赤条的男女互相望着,公主乌黑如长瀑的秀发披在秦羽的胯间,只见公主好奇的打量着胯下的肉棒,处于豪门深宅的少女初经人事似乎对男人的肉棒还颇新奇。

  公主白葱如玉的细指轻轻的握住秦羽的肉棒,会阴立刻传来星星点点的酸楚,也许这两天却有些纵欲过度,秦羽心中暗想。

  秦羽胯下之物确也太大,公主小手刚刚握住,轻轻的套弄揉捏,一阵阵舒爽之意穿过秦羽的脑海,渐渐的,肉棒上的血管暴涨,像是酒醉后的疲态。公主朱唇轻轻凑上去,张开小口,舌头轻轻的绕在龟头间舔舐,舒服的秦羽差点呻吟出来。

  公主见秦羽没有反对,渐渐的将龟头全部含进嘴里,香舌在嘴里轻轻拍打肉棒,口水津液顺着肉棒流出来。秦羽也没闲着,将公主的身子反过来,两人成69式对立着,公主粉嫩的鲍唇也一览无余,秦羽用舌头轻轻的游走在公主的阴唇见,公主时不时发出快乐的轻吟,淫水慢慢伸出来。

  “秦~~大~~~~哥~小~穴~好~~痒~~~~夫~君~~别~停~啊~~~~嗯~~啊~~~啊~~~啊夫~~君~~~~舌头~~~顶~住~小霜~~~~的~花心~~~~~了~~~~~~~~好~~多~水~流~~~~~~~出~来~了~~~~~肉~棒~~~~好~大~~好~好~~吃 公主一边呻吟一边将深红的龟头撸出来,狠狠的含在嘴里嘬动。

  秦羽只觉得龟头冠沟处被公主嘬的隐隐发疼,公主看来不知从哪里知道得这些浅显的床笫知识,看来还不熟练。还不会运用舌头和嘴唇喉咙来取悦肉棒,皓齿也隐隐咬得肉棒有些疼痛,看来公主还应该好好调教一番啊,床上的功夫比起嫣儿可差远了。

  ”啊~~~啊~~~~啊~~嗯~~~~夫~~~君~痒~~到~~~心里~~去~了~!秦羽轻轻嘬动着含在嘴里的阴蒂,用滑腻的舌尖慢慢挤压触碰,只见一股湿热的淫水飚射出来,公主的身体迅速痉挛起来。”啊~~~~啊~~夫~君~~~小~霜~~泄~身了~“公主一遍颤抖身体一遍顾不上巨大的刺激叫起来。

  等待公主身体稍平复秦羽托着公主的美腿,将阴唇贴住胯间朝着肉棒坐下来,称曰:观音坐莲!肉棒随着公主坐下深深的刺入公主的花蕊,公主稍稍一动就刺激的全身颤栗。”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夫君~~~肉~棒~~~~插~~得~~好~~~深~~好~~舒~服~~~!

  秦羽用手轻轻托起公主的翘臀慢慢上下浮动,公主双乳也随着上下颤抖,玉户粉嫩的鲍唇也随着吞吐肉棒张开合上,带起的阵阵淫水变成了丝丝白色脓液。啊~~嗯~~~~~~~嗯~~~~啊~~~~~嗯~~~~~舒服~~~~死~~~了公主略带哭腔的呻吟声中难掩抽插带来的快感!嗯~~~啊~~~夫君~~~我~好~~爱~~~你~肉~棒~~~~插~的·~我~~好~~~舒服!公主翘臀上下翻动吞吐着肉棒,只剩下两个睾丸在外面随这公主的动作波动。

  公主似乎渐渐掌握了这种节奏,开始逐渐变换着蹲下的角度与姿势,阴户时而吞没肉棒后上下研磨,时而让龟头浅浅的插进阴户慢慢的挤压带来屡屡快感。

  “夫~~~~君~~快~射~~~~吧~~我~~~忍~~不~~~住~~~~~~~了~~~~~啊···恩~~~~啊~~~~~~要~~~~泄~~~~了 秦羽当即也不在紧锁精关,而是迎合着公主蹲坐的姿势用力捣想花蕊,龟头用力撞击这花蕊带来巨大的快感让秦羽的精子喷射而出,滚烫的精子全部射进公主子宫深处的花蕊,公主也颤抖着身子喷出一股阴精,再也支持不住瘫软在秦羽的怀里。

  久后秦羽将已经瘫软的肉棒把出来,一股精子混合着淫液从粉鲍唇中缓缓流出。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高手无道 下一篇:天帝春光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